廣告服務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微信公眾號 歡迎投稿
中審旗下: 中審網校 | 中審商城 | 中審論壇 | 繼續教育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首頁 財審文庫 內控舞弊 行業法規 考試培訓 社區部落
文庫頻道
農業保險賠付資金的“新”用途

(文中有關名稱均系化名)

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隨著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和審計全覆蓋工作的開展,村居主要負責人經濟責任審計已成為審計機關的一項重要任務。對加強農村基層組織建設,實現民主管理,促進鄉村振興戰略目標的實現具有重大和深遠的意義。自2016年開始,W縣審計局立足本地實際,在人少事多的形式下,把村居負責人經濟責任審計工作擺在重要位置,每年每個鄉鎮至少安排一個村居負責人的經濟責任審計項目,積累了一定的審計經驗。審計發現惠農資金被套取,被挪用,成為村級組織違法違規、滋生腐敗的重災區。

雪夜中的趕路人

         “凍雨菲菲半成雪,游人屨凍蒼苔滑”。2017年的冬季,一場少見的雨雪冰凍天氣,把長江中下游平原的W縣裝扮得銀裝素裹,樹枝上、電線上、屋檐下,長長的冰掛勾勒成“千崖冰玉里,萬峰水晶中”的壯美景象,好一幅難見的北國風光!在W縣HM村,3個人影從雪夜中緩步向停靠在水泥路邊的出租車走來,他們是從農戶家進行審計調查詢問的審計組長老黃、主審小李和成員江股長。他們三人躡手躡腳的上了出租車后,司機就“夸獎”起了這三個雪夜中的趕路人,“要不是看在與你們審計局辦公室主任是老熟人的份上,我是不會在這鬼天氣里出車的。你看你這個老黃,頭發花白花白的,早已是審計戰線的一名“老同志”了,又是局里的總審計師,何苦還要這樣的賣命呢?你們兩位年輕人也不懂得尊重領導,快過年了,打工的差不多都回來了,何不在一個莊子里隨便找幾戶問問就算了,非要舍近求遠的到處敲人家門呢?哎……”。一聲長長的嘆息,留在了無盡的夜色中。老黃摘下發舊的眼睛,望著司機說,“江股長和小李是知道的,別看我年紀比較大,審計就是要深入一線,不到一線得不到真實的材料。5年前我主審的G鄉鎮領導干部經濟責任審計項目,審查套取項目資金,也是這樣走村入戶,收集證據,比這調查的時間更長,調查的范圍更廣,功夫不負有心人哪,后來這個項目被評為全國優秀審計項目,還獲得了審計署表彰呢!在縣級審計機關這可是一生都難得一次的榮譽啊。這幾年,隨著審計全覆蓋的開展,基層審計機關的壓力是越來越大,人少事多和專業限制是客觀存在的,關鍵是要把傳統審計方法與計算機大數據分析充分結合起來,多學習多總結,把審計的活兒好好的擔起來,做一名復合型的審計人”。老黃這是言傳身教,他是計算機審計領域的專家,曾多次參加省級大型審計項目,都是快退休的人了,但最大的愿望是退休前把自己所知所悟傳授給這班關門弟子,培養好審計接班人。

別開生面的進點會

         時間回到半個月前,審計組江股長被縣紀委抽調到鄉鎮參加巡察工作剛回來的第二天,審計局局長就召集黃總師和江股長、小李布置任務。根據年初審計計劃的安排,HM村負責人的任期經濟責任審計項目由經濟發展審計股的江股長和小李參加。由于江股長抽調耽誤了2個月,農歷年內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加之之前的兩個審計項目的后續工作,時間緊任務重。本次審計由黃總審計師擔任組長,小李任主審。小李在農村掛過職蹲個點,對村級存在的問題基本上心中有數,擅長財務收支審計,且在2017年通過了全國高級審計師資格考試。

         審計組馬上召開審前會議,確定審計思路。主審小李皺起眉頭說,“主要是時間緊張啊。根據我前期了解, HM村是個人口近7000人的大村,沒有集體產業,村級集體經濟基礎較差。村級財務實行報賬制,由鎮財政分局代理記賬,支付手續應當基本健全。近年來村級的涉農資金項目較多,根據以往的經驗,本項目以涉農資金項目為審計重點……”。

         老黃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補充道:“在時間非常緊張的情況下,要采取非常措施,只能送審。把握三點,一是資料要收集齊全,包扎電子的,紙制的;二是意見要完整,有政府的、群眾的、村干部的,還要設舉報電話;三是工作要細致,會議記錄要認真閱讀,財務資料紙制和電子的相互核對。由江股長與縣紀委聯系,看看這個村有多少群眾舉報線索。小李制發審前調查表格,今天就下發審計通知,三天后到村召開審計進點見面會,把該村村情做個充分的了解,按說的重點編制方案,進點會上實施方案公布”。

         “審計通知要送到鄉鎮政府,通知鄉鎮派人參加審計進點見面會”,江股長語速很快,老黃說這個是必須的,送通知當天到鎮財政分局提取該村近三年的電子賬冊、資金往來及相關財務資料,從縣財政“一卡通”平臺下載并提取該村近三年“一卡通”數據,要有農戶的二輪承包土地面積數據…說干就干,分頭行動。小李上午就把審計通知書簽批制作好,與鄉鎮和HM村取得了聯系,下午就把審計通知送達到鄉鎮、村和被審計村級負責人。從鄉鎮財政分局提取了財務數據、帶回了財務資料,并與鄉鎮負責人、財政分局負責人做了溝通。

         第二天,江股長和小李與鎮蹲村干部江副鎮長一行,來到HM村卸任韓老支書家。韓老擔任村支書期間,HM村的工作走在全鎮的前列,是一面旗幟。與韓老說明來意后,韓老熱情的介紹了村情村貌。

         韓老說:“這個時間正值春節假期,打工的黨小組長和村民代表大多回來差不多了,選擇參加進點會的人員比較好找。代表中有幾類人,一類人是村干說啥就是啥,沒有不同意見,專講好話;一類人對村級工作是牢騷滿腹,看啥都不順眼,也沒有多少真知灼見……”韓老打開話匣子后,滔滔不絕的給代表們畫起了像。

         “所以請韓老為我們物色好代表人選,年齡方面、職業方面都要具有代表性。我們將您老推薦的代表名單交給村里,再由村里最終確定”。主審小李給韓老茶杯里加上水,誠懇的說道。

         從村里回來后,江股長和小李兩人馬不停蹄的準備審計實施方案的起草工作。兩人忙到深夜,在凜冽的寒風中穿行,回到家已近凌晨了。

         三天后,審計組一行三人風塵仆仆的趕往HM村,鎮蹲點的江鎮長和鎮紀委曹書記已經先到一步,正在與20名代表們討論十九大報告的學習心得。會場已布置好,主席臺上方的電子屏幕上,“HM村主要負責人2014-2016年度任期經濟責任審計進點見面會”電子會標熠熠發光,十分顯眼。

         會議在審計組長老黃的主持下開始了。

         會議首先下發了村級經濟責任審計調查問卷和評價表。調查問卷上羅列出近三年村級基礎設施建設的項目名稱、規模和施工承包人員、村級財務事務公開和民主理財、涉農補貼的品種和金額,扶貧資金和項目、農村宅基地的申報審批管理、村集體資源資產管理承包、吃喝招待等情況。20名代表和9名村干們,有的在沉思,有的望著窗外,有的一絲不茍的填著調查問卷,像是在進行著一場特殊的考試,大家都認真的對待,調查問卷上都寫得滿滿的,看來效果是出人意料的好。這場特殊的考試進行了半個小時。

         接著由主審小李宣讀審計實施方案,村現任書記老童介紹村級基本情況和履職報告并做出承諾,鎮紀委曹書記提要求。

         會議結束后,江股長拿起膠水和透明膠帶,先用膠水在審計公示的背面粘了兩遍,貼在村務公開欄的櫥窗上,然后又用透明膠帶粘在審計公示的正面,硬是把一張A4紙牢牢的“綁”在公開欄里,任憑這呼嘯的北風也奈何不了它。

         審計組一行帶著4本村級會議記錄本準備打道回府了。老支書韓老緊緊的握著黃總師的手,說,“今天開了一個別開生面的會議。你看時間正是吃中飯的時間,吃完工作餐再走也不遲呀?”村支書老童臉上堆滿了笑容,跟著說,“就是呀,筷子都擺好了,又不喝酒,就在這兒將就將就嘛。”老黃不緊不慢的對兩個書記說,“謝謝你們的好意,今天的會議開得很成功,達到了預期的目的。在我們局里,盒飯也準備好了,還有一班人在等著我們呢,年關了,我們是跟時間賽跑啊!別耽誤時間了,你們吃吧,我們走了”。

一筆帶過的農保資金

         回到審計局后,咕嚕咕嚕的肚皮敲起了小鼓。三份盒飯擺在辦公室的桌子上,“還好,還有點溫度”,審計組三人快速的把盒飯解決后,顧不上休息,就按分工各自投入到審計中了。

         確定審計思路和審計重點后,在查賬的過程中就做到了有的放矢。線索的尋找是枯燥乏味的,村級資金體量 不大,但名目眾多,小、雜、散是最大的特點,厘清每筆資金的來龍去脈,是審計人的基本功課,線索從來不是擺前眼前的,需要審計人結合自己的所學所悟,去發掘,去尋找,也許不經意的一個文字、一個數字、甚至一個符號都能成為審計線索。

         江股長將三年涉及的惠農資金、惠農項目進行摘錄分析,發現該村在2014年的賬上列支了代墊的農業保險支出,但未見具體明細和相關收入記錄,而在2015、2016年未發現類似業務。“政策性農業保險工作是一項民生工程,繳費對象是農戶,村級墊繳也有可能,但沒有收回墊繳記錄,與賬理不符,此為疑點之一;隨著農保工作正常開展,收繳保費工作應該具有連續性,但在2015、2016年的賬上沒有出現保費收繳業務,工作實際不符,此為疑點二;分析一卡通平臺數據,三年來部分農戶收到賠付款項畸高,與種植面積明顯不匹配,與數字邏輯不符,此為疑點三…”。在業務會上,江股長將疑點拋了出來。

         “我將審計調查表進行了匯總,有三分之二的答卷表上沒有上交農業保險的保費,看來為了完成農業保險任務,保費由村集體代墊是可能存在的,有代墊支出就有收回代墊收入,而村級財務賬上未見對應收入,那么收入去哪了?”,小李進一步闡述。

         會議進一步鎖定疑點,接下來就是尋找佐證材料。審計過程就是一個證明的過程,就像幾何證明題,不僅要利用條件大膽推斷,更要抓住條件證明推斷,伴隨梳理、推斷、調查、取證,審計的趣味油然而生。小李首先在電子賬套憑證庫中,在摘要欄搜索“農業保險”“農保”等內容,將三年的結果進行匯總比較,三年共列支農業保險保費支出  15506.64元,而在收入賬上并沒有農保收入入賬。其次,把三年村級收款收據錄入EXCEL表中,摘要欄篩選出含“農保”“農業保險”“油菜、水稻、棉花、小麥保險”等字段,找出對應憑證,重新核對。對收入和支出做全面篩查,確保無遺漏。最后,組長老黃決定,將農保資金作為審計延伸調查的重點,利用“一卡通”平臺數據,對金額和面積進行排序比對,選取其中金額較大且與面積不匹配的戶為重點,確定調查突破口,并且對村干自身“一卡通”賬戶信息單獨提取分析,作為補充數據。通過平臺預留的聯系方式,與當事人進行電話聯系。同時,對部分農戶采取直接上門詢問調查的方法,以獲得直接證據,于是出現了文中開始的一幕。

         審計組通過與重點對象戶進行聯絡或現場核對,又到縣國元保險公司調取了近三年與該村的所有資金往來,查清了HM村通過村級或村干墊繳農業保險保費,待保險賠付到戶后再從農戶手中收回的方式,套取農業保險的實情,但套取資金總量以及去向還難以確定。

         審計組決定各個擊破,事不宜遲,先把村報賬員小燕叫來約談。

支支吾吾的村報賬員

         中午剛過,江股長和小李匆匆的吃完中飯后,上下的眼睛皮在打架,迷迷糊糊中,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辦公室的門是虛掩著的,小李的辦公桌正對著門,他戴起眼鏡,看到來了兩個人。

         是村主任老齊不請自來了。老齊50歲左右,身材瘦瘦的,皮膚黑黑的,衣著得體,一看就知道是位精明“老村干”。

         “王會計,外面又下起了凍雨,我騎電瓶車不方便,就讓齊主任送我過來了”。村報賬員小燕打量著辦公室的四周,搓著手說。她45歲的樣子,臉頰微微的泛點紅暈,也許是外面的冷風吹的吧。

         “先喝點熱茶,我們坐下聊吧。”江股長把茶倒好,請他們兩人坐下。

         齊主任坐下了,小燕站在小李的辦公桌旁,眼睛望著電腦屏幕上的表格,腿似乎有點微微的發抖。

         “小燕,請你說說你在村的工作經歷吧”,為了緩和一下村報賬員小燕的緊張情緒,小李與她拉起了家常。

         小燕已在村工作十七八年了,進村后任村計生專干十二三年,接任報賬員工作有五六年了。

         “我對財務知識不在行,看數字頭皮就發麻,幾個數字搞得我昏頭轉向的”。

         “那平時村級財務報賬,你又怎么去整理收入和支出條據呢”?

         “鎮財政分局有專門的記賬員呀,我一般都是把票據交給財政分局的徐會計,請他幫我算,然后再與他辦理移交手續”。看來小燕是個心直口快的人。

         “那么票據交到鎮財政之前,村民主理財小組是怎么運作的?”

         小燕眼睛瞟向齊主任,知道前面的說漏了嘴,臉上又起了紅暈。

         齊主任趕緊站了起來,說:“村里是按鎮里的要求,至少每個季度要召開一次村民主理財小組會議,在現場要把每張收入和支出票據都過一遍,要三章齊全,就是經手人、審核人和審批人都簽字,還要加蓋村民主理財小組的公章。村里把票據整理好后,再交到鎮財政復核,剛才小燕說的不對”。還是村主任政策理解透徹點。

         “請問齊主任,是不是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納入村級財務核算?比如……”小李干脆開門見山的擺出問題來了。

         “那當然”,沒等小李問完,老齊就答復得很干脆。

         “不過,農……”,小燕用胳膊碰碰齊主任,支支吾吾的聲音,小李還是聽得很清晰,小燕剛說道“農”字,老齊惡狠狠地盯了一眼小燕。

         接下來的詢問調查陷入了僵局。小燕要么說這個情況她不知情,要么說賬上不是都有么?

          江股長看到這個架勢,村報賬員是準備交代實情的,而村主任還是想有所隱瞞。于是,江股長一本正經的與村主任老齊對上了。

         “齊主任,我們對你們村的審計已經進行了十來天了,大體情況我們已經有眉目了,今天請小燕來就是想證實一下農業保險補貼資金的收入和支出情況。年關了,看你們主要領導事務多,就沒有通知你們,昨天晚上我們到你村找了部分農戶做了調查,已掌握第一手資料。根據賬面反映和調查了解,證實你村這三年套取了農業保險補貼資金,且沒有全部將農保補貼資金納入村級財務賬核算…,現在國家對“三農”工作是特別重視,涉農資金是嚴管嚴查,事到如今,你們認為這件事還能瞞住我們么?國家的反腐形勢你們也是非常清楚的,如果涉農惠農資金的去向不明,那可是上綱上線的大事了,所以還是請你們不要有僥幸心理,如實的回答我們的提問吧!”。

         齊主任認真的聽著,若有所思的回答道,“先要佩服你們的工作熱情。關于涉農資金問題,我們村一直都是規范操作,我敢保證絕對沒有落入個人的腰包。至于資金的去向,還是問問村書記老童吧”。

低頭認錯的村支書

         村主任老齊和報賬員小燕走后,江股長和小李討論起了下一步的應對措施,并將想法向組長黃總師做了匯報,是該讓主角出場了,審計組決定與老童直接接觸。

         周一早上8點10分許,小李與江股長還在討論詢問的具體細節,辦公室的電話就響了,是童書記的電話。他已到了樓下,小李透過窗戶看到了老童,他站在一輛普桑旁邊,正在點著香煙。

         也許是村主任老齊已經把問題跟老童匯報了,童書記坐下后,就訴起了苦。

         “現在的村級工作真是千頭萬緒啊,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今天這個檢查,明天那個會議,搞得我這身老骨頭快要散架了……”。

         “自從取消農業稅收以后,我們到農戶家中收錢收物就少了,可以說幾乎沒有了,現在想到老百姓家中收錢真是難哪,青壯年勞力外出務工的,我村要占50%吧,在家的就是些留守兒童和留守老人,他們又沒有經濟來源。不說別的,就說農業保險吧,是一件非常好的政策,種莊稼受了天災,國家給予賠償,只要老百姓交少量的保費,大頭的保費是國家包了,這在歷史上是沒有的好事呀。我們村有7000左右人口,1579戶,農戶住得分散,但是正因為收取的保費不多,老百姓的參保意識是非常弱的,說現在都是國家發錢,哪有收錢的說法,所以工作是非常難做的……”。

         “童書記,村級工作是執行國家政策的最基層單位,我和王主審都是從鄉鎮上來的,知道村級工作的苦和累。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要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這個您學習了吧?不知您看報道沒有,昨天公布了中央一號文件,是《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意見》,里面的信息量非常大呀!”,江股長說著,打開了另一臺電腦,讀起了一號文件:“加大基層小微權力腐敗懲處力度,嚴厲整治惠農補貼、集體資產管理、土地征收等領域侵害農民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完善農業支持保護制度。……探索開展稻谷、小麥、玉米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加快建立多層次農業保險體系”。

         “剛才您所說的,可全是訴苦呀!您哪是訴苦書記?”小李笑著插話道。

         “不瞞您說,我也審過其他村,但是他們的農業保險的保費,農民可是自己到村里去繳納的,保險公司開了收據,有投保清單,農戶也真實的進行了簽字確認,查勘定損和理賠結果都有公示。但是你村沒有見到相關的資料,這是為何?…”江股長說。

         老童迷著眼,不停吸著手中的煙,保持沉默。

         “童書記,不用兜圈子了,還是回到正題吧,你們村的農保是不是由村干代墊的,農戶頭上根本就沒有宣傳也沒有收?”,跟村書記談心談政策也談得差不多了,該切入要害了,小李加重語氣邊想邊說,話語中透露出一絲嚴厲的責問。

         沉寂了片刻,江股長往老童的茶杯里添加上開水。

         “為種植戶代墊保費的事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但從農戶收回的保險公司的賠付款哪去了?”江股長拿出了這三年村干戶頭 “一卡通”平臺詳細數據表和金額較大的30戶農業保險的補貼表,“請童書記您看看這兩份表,要不我把這幾位村民叫來當面核對一下…幾十萬的農保資金去向不明可不是件小事…”。

“好好好,我錯了,我來說吧……”,老童低垂著頭,緊張的氣氛有所緩和了。

賠付資金的新用途

         “我村的農業保險工作基礎薄弱,政策宣傳工作沒做扎實,導致農戶參保的積極性不高,但鎮政府有限期完成任務的要求,為了圖個方便,2015年和2016年的保費是由村集體代墊的,2014年的保費是由各片的村干代墊的,村干代墊的保費,經過村會議研究,給予村干20%的利息。通過關系較好的農戶或是村干的親戚家,就在他們的戶頭上虛增面積,提前跟這些農戶打聲招呼,等賠付的保費通過‘一卡通’到賬后,再從農戶收回,三年的賠付總額有17萬元左右吧”。談起真實的過程,老童一口氣和盤托出。

         “那么17萬元的賠付款哪去了?”小李乘勝追擊,問道。

         “我們村底子差,經濟來源少,村級基礎設施建設都是靠政府的項目支持,由于位置、時間等原因,各片各組的項目也不均衡,部分小的道路修整,套不上政府項目的,老百姓不理解,天天到村反映,為平衡各片組的建設,只能由村里籌集資金建設。所以這幾年的農保結余資金都投入到這方面了,總共有17萬余元” 。

“但是賬上沒有修路的支出呀?這個用于村級公益事業建設的開支是正常的,是可以報賬的呀?”江股長肯定的問道。

         “把農業保險賠付資金記入村級收入賬,我們怕違反規定呀,所以就干脆兩邊都不入賬,相互抵消,也正好相差不了多少”。老童現在說得有些輕松了。

         “那是賬外賬,是‘小金庫’,但是像你說的那樣處理,肯定是不對的,是賬外循環,資金脫離了監管,性質有些嚴重啊,老童!”小李邊記錄邊說。

         “按我省《政策性農業保險實施辦法》的規定,參加農業保險,要實事求是的開展,要嚴格堅持投保自愿的原則,嚴禁以各種方式強制農民投保,嚴禁違規代墊保費。《農業保險條例》第10條有明確的流程規定,回去你可以組織村干學習學習……”。江股長最后的法規課,上得很透徹。

         接下來的詢問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其他審計事項都一一做了核實,村支書老童在詢問筆錄上爽快的簽上了名。

沉甸甸的審計報告

         村支出老童走后,江股長和主審小李如釋重負,快樂地擊起了掌。兩人開心地向組長黃總師匯報去了……。

         短短的二十余天,按規定的審計程序,在春節前出具了審計報告征求意見書并送達到位,可以愉快的過年了。

         T鎮政府和HM村的征求意見書反饋單收到后,在元宵節這天,簽發了正式的審計報告。

         審計局局長在簽發報告時,對審計組的三位成員說:“村級審計工作雖然看似簡單,資金量也不算大,但實際上是一項復雜而細致的工作,須要審計人不僅懂業務,還要懂農村工作,不僅清楚政策法規,還要會運用大數據,不僅要有清晰的審計思路,更要有一顆負責任的心。特別是隨著國家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和‘五大’發展行動的推進,在審計全覆蓋的要求下,更需要我們審計人不斷提高審計工作水平,當好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器’和反腐倡廉的‘利劍’” 。

         審計報告上反映的問題金額達131.15萬元,其中套取挪用農保賠付資金199,431.51元,占HM村2014-2016年總賠付資金930,383.34元的21%。春節假期剛過,HM村的報賬員來到縣審計局,送來了未入賬的173437.51元的農保賠付資金銀行入賬單,該筆資金已繳存鎮財政分局設立的村級資金專戶。

         20天后,從鄉鎮傳來消息,HM村的黨總支書記老童已被撤銷黨內職務,其他村干受到警告、嚴重警告等處分,紀檢監察部門已介入調查。(吳軒、王義兵  安慶市望江縣審計局)

作者:吳軒、王義兵
審計網中文網址:審計網.中國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與電子公告BBS 經營許可證:粵B2-20050153號
Copyright @ 2000-2014 www.shenji.cn All Rights Reserved.
神马连连单双中特